当前位置: 旭日首页>>校园人物>>正文

在汗水和泪水中挥洒青春

时间:2014-09-15 15:17:13 来源:淮海工学院报 作者:陈 敏 王 彤 吴曼绮 点击:

他们酷爱运动,在球场上释放激情,在赛场上锤炼意志,在奔跑中收获友谊与自信———

在汗水和泪水中挥洒青春

 

龚勤

徐云峰
顾亚龙
 

龚 勤:龙舟赛场“鼓”动生命色彩

作者:◇陈 敏

    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啊?!  
     掌关节布满厚厚的一层老茧,有的老茧已经开裂,长出嫩肉。嫩肉上又磨出新的水泡血泡。新伤添旧痕,周而复始。
  这那是一双大学生的手啊?!
  谁能想象这双手就属于龚勤,现任校龙舟队鼓手,一个24岁的年轻小伙子。
  自他大一下学期进队开始,他的手就因为日复一日的擂鼓变得伤痕累累,“每天一个半小时左右、每分钟75次左右、累计6千多次的击鼓,到了比赛之前集训时间长达3小时甚至更长的时候,每天击鼓的次数更会达到上万次”。
  到了炎热的夏季,击鼓也变得更有挑战。开裂的老茧下,露出来的白色嫩肉会被汗水洗刷,火辣辣地烧着。有时候,正在愈合的裂痕还会因为击鼓而向更深处裂开,渗出血来,伴着汗水滴到击打的鼓和握着的鼓锤上。作为一名鼓手,练的就是手感,手是不可能被呵护的。即便贴上创可贴进行处理,敲鼓时候的震荡,也会让痛楚窜入手掌和手臂。三年龙舟队的训练,熔铸了这样一双负伤无数的手。而这些,在龚勤眼中,只用了很平淡的三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“很正常”。
  每一枚老茧、每一个水泡,都是一个奖杯,龚勤就是用这双手捧回了世界大学生龙舟锦标赛冠军的奖杯、全国大学生龙舟锦标赛冠军奖杯……对于他来说,苦和累算不了什么,团队的荣誉比生命还重要,“不能把世界冠军的接力棒在我手里丢了”。
  鼓手是掌控龙舟队前进节奏的指挥官。因此,龚勤必须考虑如何科学地控制好节奏,将队员的体力合理分配,发挥最强动力,精神调动到最佳状态。
  “我自己最快可以一秒钟敲3次,但我需要考虑桨手的划桨速度。在开始几百米和最后10米的时候加快敲鼓速度,平均一秒2次或者两秒3次。在中途保持一秒1次的平均速度。”而他在平时训练的时候,他也会严格控制击鼓的速度。
  鼓手是龙舟队的灵魂,作为队里面的鼓手,他首先就要保持精神的昂扬状态。然后再用言语激励队内的人,让他们的精神也饱满起来。平时训练的最后,“他大吼一声‘兄弟们,再坚持半小时,加把劲儿’的时候,我们就会觉得顿时满血复活。”
  这种精神状态也给身边的同学传递了正能量。“我本来对踢足球快放弃了,后来看到龚勤的手,就问自己,我为什么就不能坚持?”龚勤的同班同学李文辉在龚勤身上看到了一股倔劲儿后,坚持踢了三年足球。
  进入大三,很多当年一起奋战在赛场的队友纷纷离开,龚勤却选择了留下,“三年来,我和队友们住在这里,闹在一起,太温暖了。这是我人生最宝贵的一段记忆。”龚勤略带伤感地说,“都走了,学习学妹谁来带?我走之前要把新队员领上路。”
  端午临近,新的赛事接踵而至,龚勤和他的队友们重新投入到训练中。手中的鼓槌已经磨得发亮,那鼓声也更加坚定有力。
  期待着龚勤用这双手鼓动生命的色彩,捧回人生中更多的奖杯……

徐云峰:篮球场上结下兄弟情谊

作者:◇王 彤

    雷锋杯决赛的现场,身着蓝色球衣的5号选手弯着腰原地运球,突然他加快了步伐,一会左拐,一会右拐,箭步冲过防线,来到篮下,纵身一跃,转身投篮,篮球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后,不偏不倚地落在筐中,掌声四起。
  这位5号选手正是来自国际学院中新财102的徐云峰,在他的带领下,国际学院篮球队在十八届雷锋杯中夺得冠军。一说起这个1米8的男生,朋友们都会不约而同将他和篮球联系到一起,“课余时间特别爱打球”、“三句话里两句离不开篮球,说得头头是道”、“只要是他喜欢的NBA球队,每场比赛都会看”……一进大学,徐云峰就加入了国际学院篮球队,“大一大二的课余时间,只要天气情况允许,我都会在篮球场上打球”,有时候和同学一起打,很多时候还会跟陌生人一起打球,“在篮球场结识了很多兴趣相投的朋友,很开心。”
  2012年徐云峰成为了国际学院篮球队的队长,那一年雷锋杯的止步八强让他开始琢磨起打球这件事。赛后,他带着队友仔细回顾和总结了比赛过程中技战术的不足,一遍又一遍观看NBA录像,探讨一个个细微的动作。每一个投篮的角度,每一次运球的节奏,每一次脚步的调整,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打球方式。
  练球的次数多了,练球的时间长了,球队的训练也更具有针对性了。正是通过大量的模仿和练习,球队的整体水平得到很大的进步。

2013年第十七届雷锋杯上,徐云峰再次带领球队征战,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,一年训练的磨合让他和队友们之间越来越默契,他们一路闯进决赛,即使没有撼动冠军之位,“能从八强之外打到亚军,我们还是很开心的。”这次的比赛令徐云峰深受鼓舞,从那以后,他对篮球的喜爱又多了一份责任感和荣誉感。
  “徐云峰对训练的质量有很高的要求,有任何问题他都会直接提出。”在赛前会增加训练强度,只要没课就会在球场上练球,每次三四个小时,有时训练结束,还会增加体能训练。
  赛场上的徐云峰是张扬不羁的,他积极且有着敏捷的判断力,“凶悍”的防守是球队在比赛中坚实的盾牌。
  “他是球队的精神领袖”,国际学院魏学庆老师评价徐云峰时说道,“防守是他的强项,在场上,他能引领整个球队,让大家拧成一股绳。”由于对打球伤病的忽视,徐云峰右肩长期感到疼痛,大四开学不久就被诊断为右肩骨肿囊,并于1月24日在医院做了手术。3月29日雷锋杯开赛,在球队需要的时候,他坚持参与训练,准备比赛,“今年我已经大四了,最后一次机会真的不想放弃。”最后的决赛中,在右臂严重影响投球的情况下,徐云峰出色完成了防守任务,还获得了个人7分的得分。
  赛场之外,他是队友心中“亲民”的学长,待人亲切,为人随和,还会说俏皮话。篮球场上无需语言的默契配合,运动场上一圈圈慢跑时打趣的话语,罚球时队友们鼓励的眼神,夺冠后充满喜悦的拥抱,汗水与泪水交织亲吻奖杯时的笑颜。
  因为篮球,徐云峰拥有了一个健强的体魄,一段段挥汗如雨的快乐时光,和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兄弟情。“深夜看比赛录像讨论战术,艳阳下在球场上斗牛,都是我大学四年美好的记忆。”一幕幕的画面都难以忘怀,每一份心情都永存心底。
  同时,篮球作为一项竞技体育,带给徐云峰的,还有他对生活的态度。因为始终相信,去拼搏才能胜利,今后的道路,坎坷或艰辛,他定会秉持这份执着,鼓舞自己,不服输地向前。

顾亚龙:骑行路上体验风雨彩虹

作者:◇吴曼绮

    从2012年萌生想法,到计划2013年暑假骑行,5月开始筹备,7月正式出发,这是一个酝酿了整整半年的“梦想”。川藏线骑行是他印象最深刻的旅途,顾亚龙说。在累计1万多公里的骑行旅途中,22天的川藏线骑行的记忆永远闪动着最动人的粼光。
  出发的七月,多雨季,正值川藏线泥石流的多发期,即便联系了一个周前出发探路的朋友,也难以预料真实的路况。是否会遇上危险塌方?是否能适应高原反应?是否会碰上凶恶劫匪?一切都是未知的。不安,兴奋,向往,恐惧,交杂在临行前顾亚龙的心中。
  顾亚龙和他的同伴们选择的骑行路径是川藏线南线,这是一条艰险莫测与宏阔壮美并存的旅途,要连续骑行一个月,翻过14座海拔超过4000以上的山,高山险滩,沙漠雪原,谁也不能保证正常起居,谁也不敢声称身体素质过硬。
  因此,即便在临近出发前的考试周,他也没有放松对身体机能的强化。白天看书复习,晚上到操场跑步,一次10圈。“跑步对骑行的帮助是有限的”顾亚龙心里很清楚。为了弥补训练的强度,他更加频繁地去爬山,去骑行。他们的骑行装备性能一般,驼包只是中短途用的,而自行车则有需要不断调试的毛病,必须要带上维修的工具,但这些在他看来都不是大问题。父母的担忧也是他心里的包袱,“其实说服父母是不可能的,父母的想法我也能理解,所以我就尽量多和他们交流,最后他们也感觉到了我的决心,也就不再阻拦。”为了让父母安心,在旅途中,顾亚龙每天给父母打电话报平安。
  此前,顾亚龙唯一的长途骑行是环江苏950公里,7天。但比起这次全程2400多公里的川藏线骑行,根本算不上什么挑战。旅途一开始就要攻克素有“康巴第一关”之称的折多山,它是川藏线上第一个需要翻越的高山垭口。折多,即公路九曲十八弯,盘桓曲折之意,1800米的海拔落差,是14座山峰中最大的,相当于四座上海金茂大厦的高度,“骑行的速度很慢,和走的速度差不多。”
  作为领队的顾亚龙,要负责骑行路线规划、住宿及安全问题,一刻也不能放松。在翻越了第一座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后,他开始出现高原反应,休息了整整一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  在从相克宗村到理塘的路途上,几十公里的无人区,是抢劫案多发的高危区。他们晚上住帐篷,白天靠吃没多少营养的方便面,硬撑过这段满是泥泞的山路,实在骑不动了就把车推上山“山高,坡陡,可是只要有路我们就能上去”,顾亚龙说。川藏线气候多变,他们只带了最基本的冲锋衣和抓绒。在攀登安久拉山时,一路下雨,到山顶时,人都已经冻僵了,“我们到然乌的时候,手已经没有知觉了。”但顾亚龙和同行的伙伴们都知道,这儿已经离拉萨不远了,只要再翻过两座大山就到了。
  谁也没想过意外却在这时发生,“听说桥塌的一瞬间,心里真是很难受!”顾亚龙的骑行被截断在坍塌的通脉大桥前,立在桥前,那一刻他们的心都黯淡了。刚翻过的安久拉山依然巍然屹立在他们身后,仿佛见证着这一刻的辛酸。随后,一位队员的父母驾车追上了他们,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乘车返途。
  在通麦滞留的那一天,大山赠予了他一份豁达,“桥塌了,这是事实,所以我就看开了。发现不计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,遇到事情先笑一笑,也算是骑行带给我的改变吧!”
  后途径的317国道,淳朴藏民,不一样的风景,终成为了几经波折后最美妙的收获。“我认为我们没有遇到让我们不能忘记的障碍,只有让我们不能忘记的美好回忆。”顾亚龙说。

(责任编辑:党委宣传部)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